茶色小铃铛

酒吞童子 下


    最终走进神庙里面的时候,小孙女惊奇道“奶奶,没想到这里竟然有神庙!就是不知道供奉的是哪位神明呢?这里都没有神像。”
   老奶奶笑了一下,摸了摸小孙女的头顶,“这里供奉的是首冢大名神”边说着,从一个暗格里拿出一个朱红色酒碗,边缘有些釉色剥落,看得出年岁已久。
    “是传说中的鬼王吗?!我知道,我看过神话故事!”小女孩高昂着头,兴奋的说:“原来他的寺庙在这里吗?为什么都没有他的神像呢?”
    “那是因为,太远了……哎。”叹了口气,老奶奶拿出酒葫芦先用酒涤荡过酒碗,然后将剩余的酒液全部倒入酒碗中,碗轻轻盈盈的盛着酒液,酒香也满溢出来。
    “好香啊!奶奶,我怎么从未问到这么香的酒呢?”小孙女好奇地望着奶奶。
    “因为这是专门为手冢大名神准备的,他也是一个酒鬼哩!”将手中的酒碗推回暗格,老奶奶看看孙女,“你有没有记住今天的路啊?”
    “啊!太难了,奶奶,一会回去,我一定会把路线记住的,能不能告诉我原因啊?还有奶奶是怎么会知道这里有一座神庙?”
    眼看着小孙女好奇地抓着自己的衣角,撒娇般晃了晃身体,老奶奶眼中浮现出一抹温柔的笑意,“这个啊,这是一个很远的故事了……”
     那要追溯到老奶奶还年轻的时候了,正如所有年轻的姑娘一样,她那时候还正值青春,充满活力,爱上人也是奋不顾身,却因为爱人的原因和家中长辈争执,吵了一架之后,就在夜里跑去了山中,仅凭着心里的郁气和第一次离家出走的冲动,跑到山前就不知所措了……
     “这是哪里啊?”那个冲动的姑娘后悔了,周身都是丛林,连月光都是稀疏的,还有不知什么动物的叫声,一切都让她悔不当初。
    最后由于拌脚的藤蔓一下子摔倒在一块空地,擦破皮肤,又置身黑暗,所有的一切都让这个小姑娘一下子哭了出来。
    “喂,那边的女人,闭嘴!你吵到本大爷了!”在那个小姑娘一下子睁大的眼中,就看见一个红色的身影在空中突然出现,然后降落,她一下看清了周边,这里,似乎是一个废弃的神庙……
    “你,你是谁?”战战兢兢地站起了身,纵使视野开阔,可这个突然出现的男人周身带着一股邪气,不会是妖鬼吧!身上的冷汗流的更多了。
     “啧,女人,本大爷就是你们口中的手冢大名神,要不是你身上的酒香吸引了我,你早就被山中的豺豹吃掉了!”
     那个自称‘手冢大名神’的男人不屑地撇了自己一眼,小女孩轻轻呼了口气,是神明吗?
     “小鬼,你是不是迷路了,我可以送你下山,吵吵闹闹的,我都被你从沉睡中吵醒了!”那位神明转过身,身边浮着两个光球,“还不快跟上!”
     “好,好的,谢谢神明大人!”女孩忙很上神明的脚步。
     “大人说您之前在沉睡?……”过了一阵,为了缓和气氛,小女孩轻轻问出疑惑。
那位神明突然低头看了她一眼,眉间一挑“有意思,怎么突然想知道这个?”
     “因为第一次见到真正的神明大人。”被神明突然放大的脸羞红了双颊,女孩垂下了眸。
“哦,这个啊,因为其他神明已经消失了,本大爷估计是最后一个了……”
     “怎么会?!神明怎么会消失!”惊呼了一声,女孩抬头看向神明。
     “因为信仰的关系,神明由于人类的信仰出现,一旦没有人类相信,自然就会消失,啧,说到这个,本大爷当初可不是自愿成为神明的,我的头颅被埋在了神庙,被迫从鬼成为了神明,现在害得本大爷困在此地只能为了积蓄力量沉睡。”那神明抬手摸了摸颈项。
      “不会的,我会信奉大人的!”女孩突然激动地叫喊,“您就是曾经的鬼王——酒吞童子大人吗?我读到过您的故事。”
      “酒吞童子,这个名字我很久没有听见别人叫过了……”那位神明抬手摸了摸她的头顶,“如果你要信奉本大爷,还不如带壶酒给本大爷。”
      “那大人在这里积蓄力量是做什么呢?”
“为了等一个人,不,应该说一个妖鬼。”那神明露出怀念寂寞的神情。
      一个妖鬼?会是传说中与酒吞童子形影不离的鬼将茨木童子吗?“大人,是鬼将吗?”
     “是的……”在他们谈话中,已经慢慢到了山脚下,远处有许多举着火把的村民喊着她的名字,寻找着她,“好了,去吧。”有一只手轻推了她的背,等她转过头时,那位神明已经消失了。
     于是她冲向人群,父母都流着眼泪,喊着她的小名,生怕她遭遇不测,而她回头望了望那座在黑暗中显得沉重的大山,决定以后每天都要为那位神明带上自己的酒壶。
     “奶奶,原来酒吞童子真的存在!那他等到茨木童子了吗?”小孙女听完故事,更加兴奋。
     “是的,他存在,一直都存在,只要我们心里有他,而我相信,他们总会相遇。”老奶奶说完,拉着小孙女的手,“我们下去吧,这次你要记得上山下山的路线,奶奶年纪大了,以后要由你替我上山了。”
     “好的,奶奶!”乖巧的小孙女拿过奶奶手中的酒壶,牵着奶奶的手慢慢下山了。
     而就在她们走后,有一只手拉开暗格的抽屉,拿出了里面的酒碗,一饮而尽。

评论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