茶色小铃铛

土拨鼠 风白番外

     大白天的,星池在堂上讲课,人羽两族众人在下面你扔一个纸篓,我回你一脸墨水,互相闹腾,只差赤膊上阵。

     “哎……”星池在上面假装看不见,“这人族太子白庭君最近怎么回事!平日恭恭敬敬,怎么最近老是恍恍惚惚的,不如……”
      嗯哼,咳了一声,星池突然敲了敲书案,有几个偷偷小憩的学生一下子被吓醒,“怎么了,怎么了?”大家抬头看向星池,风天逸也有些出神,不知在想什么,听到了声响,也抬头看了过来。
      “我宣布,今天下午有一场随堂测验,名次到时会公布在星辰阁前。”星池随手摇了摇手中的书页,“还有有些人不要仗着平日的底子,不好好上课,今天下午的测验不通过到时可会被公布,希望你们中午可以好好休息,下午好准备好测验!”
       白庭君听到了这番话,无奈的想这些人里肯定有他,转头突然和风天逸对视上,“他怎么又在看我?”风天逸到是没有任何用意,他最近也觉得自己不对劲望着白庭君,想的却不是给他下绊子,这般想着,说出来的话又不对了“喂,白庭君,看你的脸色,不会被老师说中了,你会不会啊?要不要我到时给你看?”
       “不用,多谢羽皇的好意!”白庭君哼了一声,果然他就是没安好意。
       糟了,明明不是这么想的,风天逸在心里懊恼了一下,最后也只能死鸭子嘴硬:“白庭君,我就看看你下午的表现了。”
       白庭君也是嘴硬,重生归来,上辈子学的那些课业自从他出阁就再没看过,哪还记得?也只能临时抱佛脚了。
       于是,星池的一番话,导致人羽两族第一次如此和谐,个个唉声叹气,连午休也不要了,都在拼命背诵。
      “哎,你这是在干什么?”有羽族发现有人在偷偷做着笔记,于是大声叫嚷起来,
      “嘘,别吵!大不了我也给你一份。”那个人族无奈扶额。
      “那敢情好,记得记得清楚点。”羽族答应了。
      这样的事情每处都发生着,只不过方式不同,对象也不同,大家各显神通,想方设法希望自己的名次不要太低,不然公布了可就不好看了。
     此时,白庭君也在翻阅曾经的书籍,毕竟时间有点远了,回想起来也需要时间,不知不觉就到了测验的时间。
    “咳咳,把东西都收起来,别以为我看不到你们的小动作!”星池望着下面一片哀嚎,眼眸里闪着兴味“哟,这群人平时互相折腾,怎么今天格外不同啊?”
     伴随测验卷子发下来,白庭君握紧了手中的笔,哎,只能尽力了。想着,便查阅了一下题目,毕竟时间紧迫,书也没有看完,仍有一堆陌生的题目困扰着我们的人族太子,于是,在重生的第一个月,白庭君默默地赶着自己的卷子。
     下面的人羽族都在发挥自己的神通,不说空中投递,脚下传球,就是互相抵抵手腕,交换一个眼神,都明白了彼此的意思。
     在这一片陌生的战场上,两个默默写着自己卷子的人就格外醒目了,风天逸毕竟是羽族皇帝,早早答完卷子,就手撑着下巴看着白庭君,眼看他一手挥笔,一手使劲挠着自己的头发,眼底就眨出了笑意,忍不住就笑出了声。
     “怎么,风天逸,你答完了?写完就交上来!在下面笑什么?”星池拿着书拍了拍案板。
      “好的,星池老师,请稍等一下。”风天逸这般说着,拿起卷子走上了书案前,突然扔出了一团纸球到了白庭君桌上。
      白庭君正被题目困扰,突然被一个纸球砸中,打开一看,发现正是卷上的答案,又看到是风天逸扔过来的,直接站起把纸球扔到了风天逸脑后,“风天逸!你……”
      “好啊!我都不知道你们还有这等交情!把那团纸交上来!”
      白庭君一下子回神,风天逸也回头瞪着他,眼看着纸团被星池拿到了手中。
    “哦!原来是小抄啊!既然如此,你们两个人这次都零分!还有,把经书给我罚抄十遍!不准再有下次。”星池说完,重重坐下。
     白庭君无奈的应着,风天逸也早就走出了大门,“风天逸,这次是我不对……不过你为什么扔…给我?”白庭君追上风天逸的脚步。
    “哦,堂堂人族太子就是这么赔礼道歉的?”风天逸转身对上了白庭君的眼睛。
    “风天逸,我看不透你。”你这次在干什么?白庭君困惑地看着风天逸。
    “有什么好看不透的?”风天逸看了看他,后退了几步,转身走了,哎,白庭君没事长这么高干什么?
     这边,人族太子看羽皇走远之后,叹了口气,还有十遍经书要抄呢……

评论(1)

热度(15)